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最难翻拍的小说,这次终于让书粉满意了

  在接连几部鬼吹灯都是骂声大于赞美的情况下,最近一开播就拿到豆瓣8.5分高分的《怒晴湘西》,算得上是开年惊喜。
  天下霸唱曾经在采访中提过,鬼吹灯里他最喜欢的是《精绝古城》、《昆仑神宫》、《黄皮子坟》和《怒晴湘西》四部。
  自从2006年和起点中文网签约之后,习惯了”野路子“的他每天都要为了3000字的更新任务想破头皮,而创作这四部小说的时候,他的”时间还相对宽裕,可以好好规划故事“。
   timg (2).jpg
  目前已经影视化的几部鬼吹灯相关作品
  在这四部当中,他最爱的就是《怒晴湘西》。
  作为鬼吹灯系列小说的第七本,《怒晴湘西》讲的是摸金、发丘、搬山、卸岭四大盗墓门派中最为神秘的两大门派——搬山卸岭的故事。
  
  剧中潘粤明饰演卸岭魁首陈玉楼,与高伟光饰演的搬山魁首鹧鸪哨,为了救济百姓和解除族人诅咒带领手下冒险入湘西瓶山探宝,历经九死一生。
  这一次,《怒晴湘西》能够经受住原著粉挑剔的目光,算是管虎和费振翔在《黄皮子坟》后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它的成功,也为国内的IP改编,提供了新的思路。
  要将一个故事讲好,首先要塑造出有血有肉的角色。
  《怒晴湘西》的故事线比较简单,值得讨论的角色有三个。
  首先是作为第一男主的卸岭魁首陈玉楼。原著中,陈玉楼出身世家,作为卸岭一派首领,既有兼济天下的胸怀,又深谙江湖人情世故,他纨绔自负,爱面子,但身手不凡。这些复杂品质,在第一集里就被展现地淋漓尽致。
  
  更为难得的是,本剧还在原著基础上,以一种诙谐的方式表现陈玉楼爱面子的个性,加上潘老师的可爱加持,使得陈玉楼这个角色比原著更有血有肉,自然也更讨喜。
  
   timg (4).jpg
  另一个是与陈玉楼地位相当的搬山魁首鹧鸪哨。如果说陈玉楼在小说中的性格还有不少缺陷的话,鹧鸪哨可以说是个完美的伟光正形象。与陈玉楼的儒雅气质不同,作为扎格拉玛部族后裔,他更具侠气和野性。为了解除族人诅咒,他半生奔走,阅历极广,又胆识过人,加上术法修为极高,正派大气,是个很有魅力的角色。
  
  很多人看到鹧鸪哨的角色由高伟光扮演时,内心已经给这部剧判了死刑。但事实证明高伟光对于角色的驾驭很成功,一直以“深情”人设示人的高伟光糙起来确实很有硬汉的味道。
  还有就是由辛芷蕾扮演的陈玉楼手下红姑娘。原著中的红姑娘其实比较脸谱化,她的存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了弥补陈玉楼武力上的短板。剧里对这个角色的塑造也很干净利落,“为父母报仇放火烧了仇人全家”,短短几句话立刻就让观众感受到她的“狠”。
  
  但辛芷蕾根据自己对于角色的理解,又为红姑娘增加了更多的人情味儿,让她在凶悍之外,有了更多细腻的情感。
  对比《怒晴湘西》的选角,此前《黄皮子坟》和《牧野诡事》受到诟病就不难理解了。
  无论是《黄皮子坟》里的阮经天还是《牧野诡事》里的王大陆,痞气不足,耍帅有余,一口流利的台湾腔让人分分钟穿越到偶像剧。《黄皮子坟》甚至直接找了个瘦子来演“胖子”,完全偏离了原著中“他比常人白一些,胖一些”的设定。
   timg (3).jpg
  人设立住了,《怒晴湘西》的画面和特效同样出色。
  从《怒晴湘西》上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近年来网剧制作越来越精良的趋势。好的画面不单单是一种加分项,更应该是一部好剧的标配。试想一下当你屏气凝神期待恐怖画面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塑料质感的怪物,此前营造的紧张感必定瞬间就崩塌了。
  
  豆瓣网友@小蜻蜓:终于不用看哈士奇冒充狼了
  但画面再精良也是为剧情服务的。如果一味地追求电影质感,却脱离了和故事本身的呼应,难免就会有炫技的嫌疑。《怒晴湘西》的质感就是在贴合原著的情况下被塑造起来的。
  导演费振翔谈《怒晴湘西》
  水墨质感的片头配上浑厚的念白,让观众一下子就进入了故事之中。在已经更新的前几集里,原著中比较精彩的攒馆耗子二姑陈玉楼中狸子精幻术以及地宫毒蜈蚣的情节都还原的比较良心,这也让原著党暂时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
  (下方高能预警,胆小者可迅速滑过)
  
  为了减少拍摄时穿帮的可能性,大部分的场景导演都选择了最费时的实景拍摄。神秘的湘西苗寨是剧组花费大量精力才找到的取景地,而阴森的荒郊攒馆则是一砖一瓦扎扎实实依山而建。
  而之前口碑扑街的《云南虫谷》,可以说是打着鬼吹灯旗号的圈钱片了。电影不仅把原著中主角的性格改得面目全非,还硬生生地把惊险的盗墓故事改成了大型恋爱闯关冒险片,从道具到布景处处透露出闹着玩的廉价感。
  
  《云南虫谷》之所以被很多人奉为鬼吹灯系列精华所在,是因为它布局宏大,涉及的神秘元素令人目不暇接,怪虫异兽之多之奇也是几部鬼吹灯之最。而在电影《云南虫谷》中,水彘蜂、刀齿蝰鱼、恶罗花、人蟒╰éng)怪这些原本大有看点的元素直接被弱化成了食人花、食人鱼、巨蜥、巨蟒,原著的奇异瑰丽被大大削弱。
  
  片中不乏这样很西式的怪物
  不过无论是人物还是画面,触及的都不是一部剧核心的东西。真正能够打动人的,应该是逻辑顺畅,特色鲜明的故事
  鬼吹灯原著被称为网文经典,是因为它塑造了一个完完全全中国式的世界观。以盗墓为主线,混杂了中国的阴阳、怪谈、巫蛊等猎奇元素,才在玄幻当道的网文中独树一帜。
  同样地,改编成影视作品的鬼吹灯,如果一味地为了迎合当下市场商业片的口味,把原本的精华部分改成泛滥的冒险、怪兽元素,那么它就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大IP的核心价值。
  《怒晴湘西》在这一点上做的就很好。
  比如在话术的运用上,《怒晴湘西》很好的保留了原著的特色,陈玉楼与鹧鸪哨正式相识时,两人所用的,就是鬼吹灯中非常常见的行话。像之前胡八一三人组常说的的“人点烛,鬼吹灯,鸡鸣灯灭不摸金”,都是原著中很典型的说话方式。
  
  
  而剧中对于搬山卸岭两派的手段也有着非常细致的还原。
  卸岭一派擅长以力破巧,善于使用器械,且多以群体活动。
  
  搬山一派以道人身份存于世,善用“术”,精通搬山分甲,通常武艺高强。
  
  无论是陈玉楼所施展的“望闻问切”四字诀夜中视物的功夫,卸岭一派的蜈蚣挂山梯,还是鹧鸪哨的魁星踢,搬山一派的金刚伞,都不同程度地表现了两派行事之奇。
  
  在故事节奏的把握上,《怒晴湘西》没有恶意灌水,惊悚之处也并非故弄玄虚。相比于《牧野诡事》用回忆凑时长,《云南虫谷》按节奏打怪,《黄皮子坟》给配角疯狂加戏,《怒晴湘西》的一张一弛都是在为人物和故事服务。
  比如陈玉楼追瘸猫这场戏。陈玉楼看着瘸猫毁坏耗子二姑尸体,怒而出手之后被轻松躲过,颇有挑衅意味。爱面子的陈玉楼咽不下这口气,孤身追猫到了荒郊,顺势引出了前几集中最恐怖的元素——狸子精。但剧情又没有刻意在狸子精上做过多停留,随着鹧鸪哨的登场,之前的恐怖情节随即得到科学解释。
  
  这种设疑再释疑的方法,让这部剧的惊悚设置显得更为高级。
  从目前的情节推进速度来看,要在21集里把整个故事高质量地还原,每一集的节奏势必会非常紧凑。在追剧用倍速已经成为习惯的情况下,这样剧集显然会更受欢迎。先前其他的鬼吹灯翻拍受到诟病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剧情拖沓灌水,尿点过多。
  
  作为一个大IP,鬼吹灯拥有数量庞大的读者群。在粉丝经济时代,IP确实是抢先收割受众有限注意力的重要手段。
  但被关注的同时也意味着被审视。要想满足这些审视的目光,首先要对原著有着足够深刻的了解,知道手上的故事是什么。
  但光了解是不够的,六老师说得好,“改编不是乱编,戏说不是胡说”(误)。在知道是什么之外,还要知道粉丝爱什么。
  以大制作为噱头的《九层妖塔》,一方面打着还原九层妖塔的旗号,另一方面又把故事情节改得面目全非,引发大量原著党抵制。它试图脱离原著的世界观去建立一个更大的格局,却没能自圆其说,最终呈现出的是一个莫名其妙,毫无灵魂的作品。
  所以说,只有像《怒晴湘西》那样,与观众对话,试图去理解观众所重视的东西,而不是一味地自说自话,追求自我表达,才真正算得上成功的IP改编。
  沉浸于自我发挥,脱离原著的作品,除了满足创作者自己,打动不了任何人,更不用说严苛的原著粉了。
  
  机智的潘老师早已看穿一切
  · END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